信念令人放心放鬆,信心下降形成壓力。因 為藥物短期很有效,病人信心全部投入藥物而不習慣尋找另外健康信心(他信或自信),減藥等於減她唯一正常生活希望及信心。早期病人被關懷安慰勸告早吃藥比 遲吃藥會令疾病會更容易控制,藥物治療令病人舒服,病引致的壓力減少。病人長期覆診逐漸又形成固定信念  - 以為 「 一定要靠藥才可控制病情」,集中精神要求加藥。  多次 減藥翻發又令她逐漸依賴藥,感覺減藥就是壓力,又及建立自我破壞負面信念 -「我 都知道這種疾病無法治愈的」。心理壓力負擔形成習以為常,一般社會視為個人責任,可能長期不獲積極主動注視及心理壓力醫治或去建立健康心態,或病痛心理壓 力被吃藥方法醫好。壓力累積令人走向絕望。醫學證明類風濕性關節炎會被日常生活事情壓力誘發,對病、藥物的副作用、醫院、未來希望可以已是或不是壓力,視 乎個人心態健康程度。專家表示,避免壓力過大等會影響自身免疫系統,如何避免生活壓力則似乎要自行解決或交支持小組支持。病人對內外人事物,包括病、覆 診、住醫院等事情一連串看法感覺如何亦可以產生壓力,可能也要嚴重才可獲精神科醫生評估再可能加精神科藥或轉介心理治療師。但心理治療師不可能解釋類風濕 性關節炎病情給病人。心理評估治療不是內科責任,心理支持關懷安慰才是醫生責任。心理支持治療交輔助醫療人員小組形式處理令病人仍將信心集中於藥物。

      精神壓力引致產生多種細胞因子,破壞身體。醫生集中藥物研究制止某幾種細胞因子(過程),製做新藥,較少研究個別病人如何減少製做精神壓力(原因),後者交輔助醫療人員。新藥短期有效,病人心態改善緩慢,繼續產生壓力,製做更多細胞因子,後果?

      一些典形例子 -  「年過50的女士,10多 年來備受痛症困擾,經常不開心,情況逐漸遞增。主要是頭赤痛,手腳麻痺痛,心口翳悶,無胃口,胃痛,氣促。看遍中西醫跌打,做過電腦掃描,骨質密度掃描, 胃鏡檢查磁共振成像,仍無法找出原因,她只能採取止痛藥來緩解疼痛,焦慮累積,令痛加劇。心血管造影發現血管有少許硬化,通波仔後仍心口不適擔心。直到去 年,當她讀了一些有關心身疾病的信息才明白自己可能有心身病... 」。我們的醫療制度顯然有一些問題,為什麼多名中西醫生未能令她明白心理疾病的可能性,或者她已被告訴而習慣不留意不明白不記得,造成一個惡性循環,延醫 10多年。“無法找出原因”其實是”無法找出結構病”,雖然心理原因一早已可以解釋痛症原因,為麼醫患通常互相認為一定要用身體結構病去解釋身體不適才安心,後果是事主10多年不安心?

       2011年3月5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報導 ,「談話收入不夠,因此精神病學Psychiatry 轉用藥物治療」,精神科醫生Levin說 - 我訓練自己不要對他們的問題太感興趣,不要讓自己變為半心理治療師。他的醫法,不再包括談話(心理)療法,因為保險公司改變支付方法。香港政府想效法美 國,逐漸讓保險公司決定值得用什麼方法醫病?

 

   身體唔舒服、擔心有病的人,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疾病分類,如果沒有找到身體病及符合身體疾病診斷,他問題仍然正常、很好( Problem was normal state, worried well, Z71.1 WHO,  ICD-2007) ,雖然他身體及心理其實已漸受壓力荷爾蒙破壞。醫療制度(Reductionist bio-medical model)實行先身後心方法,病人可以相隔10多年,心理惡化致符合都市情緒心理病診斷定義才獲醫治,或身體惡化致發現都市身體病(血壓糖尿膽固醇冠心 病)合病診斷定義才獲醫治。

過度自信

 

蘋果電腦 喬布斯Steve Jobs 早期胰腺癌(PNETS)早手術治療應已治愈。但他推遲了8個月,因為他把信心放於天然草藥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