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行身心(假)分割制度,身體醫學,提醒 (words)壓力、諱心理忌醫心理、心理自行處理(action)

1) 狹義醫學,身心分割處理制度150年,最近數十年再拆細處理制度下,成立不少框架機構。政府、保險業、藥廠影響專科權力能力架構不少。各框內疾病工作者(身體框內有框,專科醫療)及健康工作者(護士,臨床心理學家,另類療法)各司其職,避免越框界。 例

       a) 如上頁之美國心臟學會2010指引不建議醫生留意處理可影響心臟之心理因素 (

http://content.onlinejacc.org/cgi/content/short/57/14/1569-b )。醫學研究一般不包括心理。

       b) 精神科/家庭醫生提醒人們壓力可引發心臟病,但有病焦慮壓力身心分割醫學制度上是正常,心臟病人少見精神科/家庭醫生或心理學家。

        c)  人們面對日常生活或宣傳,身體心理壓力下引致身體不適或心不安要做多種專科帶有危險性檢驗,期間不自覺加重人們心理壓力,又或引致過度診斷治療副作用,不少證據證明已經傷害健康的人(http://www.bmj.com/content/344/bmj.e3502),不果,精神科/家庭專科醫生才可放心用身心症診斷處理情緒。

 

2) 主要限於醫病,回復正常,少幫助反思致更健康。

3) 尊重支持人性弱點,有身體病認為焦慮正常,不認為心理直接致病 (雖然已有科學證據),心理支持不果,可以用物質如診斷標籤化驗、手術(安慰藥除外)醫焦慮。

4) 冇身體病,日常生活致焦慮也是正常自理。

5) 焦慮致身體細胞組織器官壞行(身體病形成中)為也是正常。

6) 焦慮引致身體整體壞行為也是正常,尊重個人自由,勸喻自理。嚴重法庭,懲教處處理。

7) 焦慮破壞腦 海馬體記憶細胞,引致情緒醫療決定也是正常。

8) 尊重支持人們選擇以手術如通波仔醫焦慮,需然200份1 風險可以死亡,(保護成人權利)。

9) 不尊重支持人們選擇抗拒為子女做手術救命 (保護兒童人權)。

10) 接受負面推動壓力(一般不健康)方法、或高科技吸引推動普通人求醫,雖然普通人易感受壓力可以破壞身體。

11) 接受認同一般社會習慣,以偏概全,混淆健康與疾病 (Disease care = health care? 以偏概全 ),疾病檢查美名身體健康檢查。個人健康或公共健康(personal health and public health),行為健康或心理健康 ,長期或短期健康,心理需要或身體需要,病人研究當治療(Therapeutic Misconception, Appelbaum, 1982)等。

12) 身體醫學制度(1865. Virchow, Bio-medical model) 不大重視心理影響身體,因為 150年前較少處理慢性病。但現時長期慢性病肯定心理影響惡性循環,臨床上仍長期用短效方法(每天吃藥),不用長效方法 (心理健康藥經常從耳入)。

 13) 大部份根據身體醫學框架寫成的身體醫學書本、文獻通常輕視少理心理壓力。有提壓力者,提供關懷愛護解釋支持心理,健康方法 (心理評估治療)留閣下自理,醫生集中提供疾病方法( 藥物化驗手術)。人們找醫生找病醫病潛意識以為近似找健康,但留意留在疾病之道,少留意健康之道。

 

身心「假分割」醫學  (1D, 1.5D,Bio-medical Model 1865  Virchow),現行主流醫學

身體醫學醫身體,心理醫學醫心理。身體醫學 (預防手術) 醫心理焦慮 (Reactive Medicine)。indirectly encourage dependence culture。

 

身心合併醫學 (2D, Bio-psychosocial model 1977 Engel )

身體醫學醫身體,心理醫學醫心理。心理醫學醫身體 (Proactive Medicine)。independence and dependence。

 

   人生、身體健康之道,在   (意識)輕鬆變通心態。  

   命運、身體疾病之道,在(潛意識)情緒固定行為

身體醫學  醫心理   (有病焦慮正常)

心理醫學    醫身體


 

身體醫學智識 (Medical IQ)  + 心理醫學智識 (Medical EQ,吸收新醫學智識的能力)      =  健康指數    Health Quotient     (HQ)

 

1.5D 醫學 (half hearted bio-psychosocial model,bio-medical model +mental support)

醫學是科學與藝術的結合

1D 科學醫學 = 身體醫學  (生物科學)

1.5D = 身體醫學 + (用語言、儀式、行為、信物)心理支持身體病  (藝術行為...音樂劃畫..支持心理)

                                                                         心理治療心理病 (有身體病焦慮正常,不是焦慮症)

           心理學 (藝術) - 100多年來。

           心理學 (科學) - 近20年,因為腦科學掃描、功能測試逐漸證明思維的科學性質

                                             及 神經可塑性 (Neuroplasticity) 的事實。

 2D 科學醫學 = 身體科學醫學+心理科學醫學,  應用方法   =   本身是藝術

 

         醫學院加強人文學科(歷史,文學,哲學,社會學,視覺藝術,音樂,宗教學,倫理學和法律)   。描述其目的是確保學生認識到病人的經驗,並能夠滿足社會的期望需求 ,以及被教導以最高的道德和專業標準。被某醫學院長形容為EQ較低的現今大學生一般較驕生慣養、人文學科為補鍋策略多於真正進步,希望準醫生更包容因醫療系統管理層製做壓力增加本已有情緒壓力的病人。效果是將醫學從1D  變為止於 1.5D 。  

         而不是去指出社會人性弱點、認知偏差、醫療藥物信息病毒入腦引致對健康的偏差期望一般引致過度集中短期好處但帶來長期壞處 - 所有民主社會特徵 - 市民要求一般都是短期好處但長期壞處少理,衣食足才知榮辱) 。 20多年來短期好處開始變為   短期壞處,如12-05-29 英國醫學雜誌 BMJ 報導 「 過度診斷,   ...........醫學快速......自然傾向傷害健康的人」。 身體醫學 大學醫學院變為隨世俗俗流,尊重支持人們之偏差心理,可以繼續支持身體醫學科技研究發展。    身體醫學 大學醫學院先天設計,本身不會融合心理醫學。   心理醫學治療留待大學後精神科或家庭科,只積極醫精神病人,心理支持不包括積極用心理方法醫身體病焦慮的人的心理,或用物質醫心理。                   
              醫學院引述一個醫學生說要心理支持理解鼓勵病人: 

         
      可見少少改善仍框在身體醫學(Bio-medical model)框架內。醫學生加強練習人文學科,仍只支持病人心理,和家人支持安慰理解鼓勵一樣,不是改變(甚或尊重支持)一些病人不健康但很正常的心理。 和現今身體醫學目標一樣冇變,沒有意圖改善病人錯誤但正常心理。醫生緊隨世衛意見,認為有病焦慮正常,只須支持不是積極心理分析診斷治療(Full Bio-psychosocial model, Engel, 1977)。支持無效,不去用心理技術分析診斷治療心理,後果仍要用物質(藥,化驗,手術)醫焦慮支持心理,仍可引致個人副作用,但滿足病人期望用物質醫焦慮(身心分割制度下之完全正常人性),又貢獻社會物質醫學研究,需求當治療 (Therapeutic Misconception, Appelbaum , 1982)(大眾醫學,公共醫學)。


        只要病人社會期望不正確但習以為正常,醫學院宣告它仍是社會工具及社會樸人,為了公共健康(經濟,社會進步),不是領導社會去行個人健康之道。

     難道現今準醫生不夠人道?如有,只因壓力大。壓力來自失去控制,工作不能自主,醫生像工廠技師被管理。提倡人道等於逃避克服人性弱點,認知偏差,醫療信 息病毒入腦的問題。一般正常人內心怕病怕苦怕死,隨遇而不安,有病焦慮,醫生尊重病人焦慮心理而不學懂心理治療技術治療焦慮,仍要用置安心手術醫焦慮?

       古之善為醫者,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心理支持病人仍被身體醫學理解為醫人( half-hearted bio-psychosocial model)。應捨人文科學(通識教育,中學已有)加強心理治療科(溝通技巧,人性弱點,認知偏差,信息病毒入腦,Medical NLP, CBT, hypnotherapy, neuroplasticity etc),令病人變為有病不焦慮,而是有病視為開心學習經驗。醫生應是身體(內外)心理全科醫學士,不只是內外「全」科醫學士。冇一定成功,但可提昇一些 人反思醒覺,而不是令社會整體繼續沉入舊的壞生活習慣或不健康但正常的看醫生心理(小眾醫學,個人醫學)。


      緊隨外國,堅持心理治療科留給部份(精神科,家庭科)有牌身體醫學醫生學習,但又不能制止病人直接找其他專科醫生,仍令病人被不研究心理治療的醫生當汽車檢驗修理,要用物質醫心理。


      正式採用生物心理社會模式,要改變所有現行醫學教科書根據生物醫學模式,輕視或低估壓力或心理因素的情況下寫成的疾病成因,風險因素, 又加入作為治療方案的壓力管理技術。如甲亢病,歐洲內分泌學雜誌證明壓力直接引致甲亢病,而壓力治療(不是自療自理)可改善甲亢病預後。壓力治療又有眾多 良好副作用,如關係的改善和減輕其他軀體疾病和情緒障礙的機會。醫學生不應只再學習心理支持,吃藥,化驗,手術(疾病心理/實質惡化之道. Dis -Ease)。應學習心理分析,評估,治療,提昇(更健康之道)。

   人類有人性的弱點和認知偏差的限制。如果醫生和患者繼續保持正常人性(狹義醫學),不培養自己更好的人性(修心修德養性),學習現代心理自療及治療(廣義醫學);現代身體醫學通過生物醫學的方法,仍然會通過物質介入干預人身傷害身體健康,用以消除人性恐懼或焦慮。

            大眾慣性思維一定留在正常、大眾公共醫學(1D, 1.5D),開放思維的人可以遠離大眾宣傳的影響,有能力邁向超正常、小眾個人醫學(2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