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科學證據證明思維方法可助醫身體病,帶來身體更健康。

"How to use your mind for better (physical) health" - 如何以思維達致(身體)更健康

= Think healthy, you become more healthy, How? - 想健康,會更健康。思想健康,會更健康。

               相反詞   =  " How to use your mind for more disease?" - 如何想病得病。

1948年 世衛定義,健康包括身體心理社交健康。

                       所以思想健康會助醫病(Healing),人生會更健康(Health)、快樂(Happiness)

以上圖中書本主要內容只包括廣義身心醫學之一部份,關於病人配合醫生治身體病之部份。 此書由多間美國大學或醫療中心*醫學及心理學,醫生教授基於心理身體科學證據聯合著作, Daniel Goleman 編緝。後者1995年 出版 Emotional Intelligence一書,令 EQ一詞廣為人知。

* (斯坦福大學 Stanford,哈佛大學 Harvard,杜克大學 Duke ,布朗大學 Brown,斯隆 - 凱特林癌症中心 Memorial Sloane-Kettering Cancer Centre,康奈爾大學 Cornell,西奈山 MOunt Sinai Medical Centre,加州大學UC Davis, UCSF,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Johns Hopkins,梅奧診所 Mayo Clinic) 

 

        思維可以幫助醫身體疾病。相反大量證據證明思維可以引致或促進身體疾病。例: 骨質疏鬆,肥胖,高血壓,高膽固醇,冠心病,中風,甲亢,睡眠呼吸暫停。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704866_4

 如何以思維達致(身體)更健康 。相反詞  = 如何 以思維破壞身體

 

身體醫學    醫心理  (有病焦慮正常)

  心理醫學  醫身體

 

      醫學,是處理健康相關問題的一種科學,以治療和預防生理和心理疾病(負變零) 和提高人們自身(軟件)素質(零變正)為目的。狹義的醫學只是疾病(硬件)的治療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C%BB%E5%AD%A6 現行正規醫學教育治療制度是狹義,以疾病物質治療為主。 

                        上醫醫國 ,中醫醫人(軟件), 下醫醫病(硬件)。

        身心醫學,科學證明的真正全人廣義醫學 (非另類) = 融合 身體醫學(醫病,身體 ) + 心理醫學(醫人,心態 )               

              FAQ 常見問題 - 有人類弱點 【不夠健康心態,例如習慣固定信念框內思維、黑白分明(以偏概全) 、負面思維、自我限制信念等】,習慣主流大眾身體醫學 而從未聽過小眾身 心醫學的人,因為固有信念,往往啟動防禦性模式自動思維 (Benjamin Libet 1980s) 保護自己信念(尤其對病負面思維健康自信心已不高的人,不想破壞現存因誤解而產生對大眾醫學的信心)而誤解,以為提倡身心醫學的人認為思維 可以治愈所有的 疾病,這當然並非如此。 沒有身體科學醫學指導的心理自然療法很可能等於回復原始人方式,忽視醫學進步,現代人和原始人生活背景又不同。人們要有開放學習思維,願意放棄已受信息病 毒感染的正常心理 (群眾心理安全感 conformity psychology),拒絕小框內思維或以偏概全,才有能力明白及接受小眾醫學,更好個人健康醫療決定。 否則仍留在大眾醫學,接受公共健康醫療決定。另一類人則完全放棄身體醫學,找自然療法,同是以偏概全

 

  

 

 

      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醫學之父 2000 年前說 : 要知道病人是什麼樣的人 比知道這人有什麼疾病更重要 ("It is more important to know what sort of person has a disease than to know what sort of disease a person has.")。 現代身體醫學物質進步,這話一般已不合適,但鐘擺已到另一極端。


          邁蒙尼德 (Maimonides) 800年前說 : 醫生不是醫好一個病,而是醫好一個病人(  "The physician does not cure a disease, but rather, the diseased person." )。醫好一個病,不等於醫好一個人。很多時醫好病,但很多人仍有身體內部或外部行為不自覺製病心態,令病復發或變長期病。人有權利自由選擇對身體好的道 路,但越來越多人不自覺被信息病毒控制指向壞方向或製做不安心,再為放心而選擇次好或不好之道路,形成再病。

         100年前威廉·奧斯勒 (William Osler),現代醫學之父觀察到,為了要預測肺結核病預後,要知道一個人的腦袋想什麼,比起他的胸部內發生什麼,同樣重要( it was as important to know what was going on inside a man's head as what was going on in his ches)。現代身體醫學進步,這話亦不合適,因為60年前發明肺結核藥很有效,但鐘擺已到另一極端。

     60 年前 身體醫學科技藥物學進步令吃藥重要,訓練病人依賴藥物或手術,初期正確,現今,尤其物質醫療信息氾濫下,開始有人病態性信賴,亦有過度被嚇怕懷疑派,兩極分化,或一先一後,先中後西或先西後中,仍是尋找信物信心。

     醫學事實 -  醫生令患病不放心的人放心 (The doctor put the Dis-Ease  person At Ease)。

      全完信任物質醫學科學框  或  心理框 ,二者皆身心不平衡,同是以偏概全,不可取。

 

終極健康養生基本法

     無論你選擇用什麼方法養生保健,或不大信任主流西醫,身體有病一般最終(終極)都要看西醫生。人生過程基本上是一連串選擇心理,帶來個人命運。自人者智(醫 療供 應者),自知之明 (醫療需求者,選擇心理學),明白身心醫學,醫生才可給你個人健康最好選擇,否則你只有能力接受最好的公共健康選擇。    (終極健康養生基本法)

  

         # 20 年前病人醫療信息空白,醫療心態變通,醫生選擇治療。   過去 10 年片面醫療信息氾濫,很多醫生教授藥物廠合作、片面醫療信息(meme) 再拆細形成不同病毒 virus/prion入腦等待發作,先引發負面思維,又先入為主製做有信念偏好,形成潛意識情緒固定選擇行為。潛意 識控制致過早判斷,推理技能不是作出 決定,而是解釋決定,又自以為理性(neuroscientist Benjamin Libet ,1980)。病人有權選擇,醫生給超前未必需要的選擇。信念形成單向負面自動思維表面可能平靜,表面有信心 (實際遇事已引致情緒症 - 不安症,化為心急症,再化為身急症推動尋醫尋安心,再用片面正確先入為主思維要求處方手術給自己,以、已安心 – 全程可能半秒內完成)。

      現今醫病過程仍機械化問病徵,開藥或化驗,手術。病人一知半解有問題,醫病制度習慣沒加時間處理、一般專科醫生又沒訓練研究心理治療溝通技術、少明白直接 健康之道,未能排除病人腦內醫療信息病毒,病人問題形成壓力,就是有時間亦只能介紹推向疾病之道選擇。市面非科學醫學片面信息太多、言論自由,專科醫生 (疾病之道專家) 於是更多教育市民科學正確的專科疾病致死亡、治療之道,令病人先入為主,方便診治。形成信西醫者,可能過度診治帶來副作用。懷疑西醫者,更留意西醫副作 用。

       醫生給病人選擇又尊重病人意識偏好(偏差)選擇,病人主導又受潛意識控制引致「治療的誤解」 ( Therapeutic misconception, Appelbaum 1982) 以為醫生認同。 病人負面心態情緒驅動偏聽,自投過度化驗藥物手術風險以逃避自己放大了的疾病死亡風險越來越普遍,習以為正常。高投資IQ, 投資EQ的人如巴菲特 (Warren Buffett)亦不例外,醫病IQ, 醫病EQ正常地用電療醫焦慮。

        醫生亦受身體醫學制度、智識潛意識控制。物質療法教育,製做先入為主信念。 如何選擇健康醫病行為產品? 平時看醫生應要化時間練習思想經常排毒、明白自己思想如何運作、學習自知之明、知人者智,建立更健康思想方式最重要,次是健康行為,不是身體排毒。

Dr. Virchow   (1858) 發現細胞病理學,又是 社會醫學之父 (social medicine)。不過身體醫學技術發展快,令人習慣將身體當機器修理,較少留意心理社會因素可以致病又可以治病的事實。

     【社會文化、醫病系統視壓力為正常,注重短期健康。醫病系統不自覺製做非必要壓力給醫患、診治非身急症下引發互相不安症、心急病 Dis-Ease = Hurry sickness 發作,急於用短線方法處理以安心。長期病注重短效藥物,較易形成依賴】

       不當的激勵機制 - 比喻 -投資銀行家、交易員(社會、醫病制度)注重短線方法及利益,長期引致間竭金融銀行(醫療)危機要政府重覆用短線方法打救。

 

 

 個人心理壓力,身體醫學下研究教學醫生、臨床治療醫生的接近自動禁忌

         1950年代,加洲三藩市大學心臟病研究所主管 Meyer Friedman 申請經費研究壓力和心臟的關係,但被告知他不是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不能研究壓力。要將名稱變更為心臟病與  A 形行為(type A behaviour) 的研究。 

          

          病人有壓力致心臟病發,醫生只能加藥或手術應付,壓力可交護士或病人自行處理。從此醫身體病醫生醫病時給予身體治療,建議改善行為治療,思想壓力一般自理 或留待嚴重才由精神科醫生理。政府框架策略宣傳健康也以公共健康為目標,推廣小部份行為健康,健康建議框在行為小籠裏 (http://www.change4health.gov.hk/)。醫學文獻絕大部份不研究壓力或其來源,主要研究壓力引致的生物化學變化以研究貴價新藥物。醫心臟病藥物不分病人情緒,令人以為不同情緒下,藥效力一樣。

  

身體醫學進步多年,文獻認同身體醫學不能帶來更多人身體健康

      現實是大部份人留在群眾中找心理安全感,治病效果正常,包括承受心理上需要做化驗手術引致的失誤。少數人有學習健康心態才可以脫離正常群眾心理,令自己更 健康。2011-06-06美國加洲三藩市大學醫生在醫學文獻贊文認同,更多醫學進步多年經驗不能帶來更多人健康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1203858 )。身體醫學令社會健康進步多年。但最近20年已形成反效果,因為很多病人思維受醫病或健康信息病毒感染,又有權要求醫生尊重病人選擇,處方心理需要的檢驗或手術給自己以安心。

 

仁心仁術

      仁 心指有人道仁慈心態,有好醫身體術。醫心理術不重要?醫學院加強人道教育,最多只能令醫生用心醫病,幫助形象,不能回歸醫學基本法,令醫病從積極醫病人心 理開始,不只簡單支持心理。有人認為醫生介紹社工為嚴重病人找資助或問病人心態已是醫人,但醫生仍只能靠物質醫學,形成分工 = 分割處理(fragmentation of care),外表團隊合作 = 內部溝通、專業競爭、行政、責任界線問題。

        仁心(用心醫病)可替代醫心理術(醫病從心開始)? 人道教育變為好心做壞事有可能? 人們心理不安引致身體不適或病只用更多物質幫助令人更過度依賴物質? 越緊張地驗身預防病越易病?

 

科研證明,心想 (imagination) ,引致腦實質變化 (Hebb's Law),事更易成

       Hippocrates - 科學是知識之父,但意見滋生無知 (無知 = 只知自己世界,以為自己知自己事,偏見也是一種信念)。(Science is the father of knowledge, but opinion breeds ignorance)。知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Lord Mustill - 局部真理引致誤導,可以是等於失實陳述 (Partial truth /knowledge can be as misleading as an untrue statement)。提醒以偏(專身體)概全(身心)的問題。

      治病智識,健康方法氾濫,那麼我們經常被提醒,又自動留意不同疾病詳細之道多於健康之道又如何?

 

疾病逆境(隱性或陽性焦慮)下人生健康教練 (Life coaching during life adversity - dis-Ease ) 

       現行人權、法律、身體醫療制度下,身體醫生在能力下,作為人生疾病教練,要尊重病人逆境下焦慮不安是正常(雖然焦慮已證明可以殺死記憶細胞)、尊重病人片 面醫病信息病毒發作下的偏見引致健康信心不足下,自以為理性決定,包括以手術(用他信,物質儀式)醫焦慮回復健康信心。病下焦慮根據世衛定義是正常,病人 正常地選擇。病人潛意識舊思維決定,令新已證實治療智識不入腦,或新研究當治療(Therapeutic misconception)。  身體醫學制度沒有另外途徑令滿載負面焦慮能量推動的病人釋放能量,只有開放正面途徑,才能將能量引導向更健康之道。

       身心醫學模式下,醫生作為人生健康教練,病人於非真急症手術下可以以停一停,用身心醫學概念想一想,疾病下建立正面健康信心,幫助建立更理性醫療決定。

         病疾下,身心醫學模式健康心態檢驗提昇過程, 評估潛意識,提昇心態練習,記得要重複,重複記住 (psychological assessment and psychotherapy – rapport,  empathy, pace, lead,  motivation, Pavlov & operant conditioning, REBT, CBT, Medical NLP, family therapy etc skills  for dis-Ease of  physical  disease –human weakness, cognitive bias, pass life experience, core value, self value, world view, medical information virus assessment, thinking style assessment and adjustment) ,再和身體病新文獻比較解釋病問題 (這點,沒有現行醫身體病智識及經驗的臨床心理學家未能做到),運用身心醫學概念(治身體病焦慮負變正常零,提昇正常零變正、更健康心態, positive psychology, ancient wisdom, virtue, religion, Maslow hierarchy of human needs,  family life cycle...) ,才作健康理性醫療決定。療程教導思想如何運作,建立正確健康心態信心,病人明白自己其實以手術醫焦慮而自動拒絕,停止以手術治療焦慮的潮流,或再配合物 質治療,身心用 物質藥或心理藥平衡處理。

 

疾病縮短壽命,身體醫學預防疾病只能預防縮短壽命,不能延長壽命找醫生只找病(狹義醫學,醫病),不能令人更健康。這是現行找醫生找病,以為等於找身體健康的大眾醫學行為。設了自限思維,身體健康止於冇病加保品、運動、營養(行為健康)。

 

科研證明,個人養生健康長壽之道在心態(廣義身心醫學,醫人),醫生兼作為人生健康教練 (Life coaching for longevity and wellness)

          正確正面態度已證明延長 7.5年壽命,減少中風、心臟病等。期間生活更開心更健康。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2150226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9891252

 http://www.mayoclinic.com/health/positive-thinking/SR00009 

       健康包括應對未來人生轉變的能力。只重視冇病時健康心態,不自知(健康要求者)知人(健康醫療供應者),不練習疾病中健康心態亦會令疾病惡化。      

          正面思維可以是有破壞的。何謂正確正面思維及行為? 如何練習正確正面思維為? 更正確是有用思維。思想如何選擇?身心醫學概念,無框思維,同一時間見面冇病閒聊或有事診治時,同時研究及融合應用醫學(身體內部行為)及心理學(身體外 部行為),負變正 常,正 常變更好。根據 哈佛大學 正向心理學 Tal Ben-Shahar 研究,研究負面心理比研究正面心理文獻約為 20 : 1,令人留意留在負面之道。醫學更是近100%研究負面。這解釋了找身體醫學制度為主下的醫學驗身體病(負面方向方法)找健康(正面目標)可能有反效果。 其實每一專業/行業都等於專業框內思維, 限制健康人生,應用上亦有自我保護及行業自我擴大問題。專業方便研究,但應用上以偏概全,但人們天性心急症發作、消費者心態下以為自己選擇買健康,以單一 特 效藥(特效專醫xx病)心態醫病,其實已受商業宣傳控制。公共健康宣傳亦有行為健康策略框架 http://www.change4health.gov.hk/tc/strategic_framework/index.html,限制了人們個人健康。

 

養生治病心態

          個人心態練習、宗教修行最終仍要見身體醫學  (大眾醫學、西醫) 的醫生,所以學習平衡身體心理醫學,知人者智 (制度,健康醫療供應者)、自知之明 (練習健康心態) 才是最終養生之道。抗拒本質是負面驅動一般不健康,抗拒西醫,回復自然療法也是極端,延遲診治,錯過時機。不抗拒、只研究學習才是健康心態,健康結果。極 端、專門是為社會進步,不為個人。中庸、取各家之長處,是為個人健康進步。醫病研究產品當治療產品 (Therapeutic misconception, Appelbaum, 1982) 也是常見大眾醫病行為。

 

主要以以公共健康為目的的個人健康行為

        政府公共,商業宣傳集中行為健康、娛樂減壓,因為簡單易模仿 (鏡像神經元, mirror neurons 1990),適合大眾遵循轉播。大眾醫學,促進多行業經濟產業及研究進步。集中行為健康只是釋放壓力,但思想仍經常製做壓力毒素,令人更迷於行為釋放壓力 而上癮。健康產品、行為健康方法氾濫,思想如何決定選擇?只有那些有靈活學習變通心態的人才可以改變頭腦,更長壽和幸福。

        人們天性怕死 (loss aversion bias), 緊急保護生存心理,令疾病推動力大於健康動力。建立醫病系統重於健康系統,又以短期效率凌架長期效果,醫病系統製做壓力以為常,令大眾不會更 健康。吸引力法則 – 越留意想病越易病。只有練習克服人性弱點心理 (只其一),建立健康心態,才是健康之道。

 

  

100%身(體內組織器官行為)急症(外科)之最好醫法   -   醫病為主 - 病人一定要求他信
生物醫學模式(Reductionist Bio-medical model, Virchow , 1858)下,醫生是身體病專家,框內思維。身心分割。身體再切細,細框專家框內思維。身體內(組織器官)急症之下生物醫學模式是好。

100%心急情緒焦慮不安(體外整體行為)症(情緒病症)之好醫法 - 醫人 - 輕微用心理評估治療,中度加藥,嚴重驚恐症(如心臟血管硬化怕猝死) 或有身體病持續內心不安症 用通波仔/支架手術?

半心急或不安症,半身急症(內科病症) 之 最好醫法  -  醫人又醫病  - 醫生輔導病人練習自信 ,另如有需要加藥物,生物心理社會模式 (bio-psychosocial model,身心醫學, Engel 1977)。平衡醫學最好。可避免用手術醫不安症。現行社會環境醫療信息病毒發作下,很多人心不安症發作,變為身不安症,變為身急症,身體要行動釋放壓力 才安心。


現實都市情緒病及都市身體病
          日常生活感覺壓力習慣以為常,壓力荷爾蒙累積破壞,引致身體不適(亞健康)更擔心或煩,惡性循環,過臨介點變為心急症或不安症發作。人們心急不安症引致身 體外急症 (行為找安心)之下喜歡以偏概全,想快好安心返工多野做,不醫心而找醫身,希望一次好。其實身體內組織器官結構一般未是急症,只有功能急、心跳呼吸手腳快 肌肉緊張 (fight or flight response 之中的  fight response)。
          每次一次醫好表面,但壓力少理形成都市病,長期覆診。醫患仍用身體短期醫法(藥物),少評估及醫長期壓力(心理藥)。減壓變為釋放壓力而不是減少自我製做 壓力。醫療系統短期效率至上,更加壓力於醫患,壓力視為正常。病人又自動加壓給自己(心急想快好,擔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