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論

(A) 想個人更健康? 不止於健康正常?

要研究自己(健康要求者)心理、及社會心理(健康、醫療供應者)。先自知之明,後知人者智。

    1) 不能再自行身心分割 (身體、行為、心理分割),身體問題找醫生只找病醫,行為健康只找運動娛樂,心理健康只找宗教古人。任何人最終都要問醫生,所以要練習找健康之道醫生主要 找健康(其一方法是找病),以免留意留在疾病之道(狹義醫學 - 醫病)。要無框思維,融會貫通。

     2) 又留意更正會令自己更易身體及心理病,但過去習以為正常有用經驗(現時逐漸變為自我破壞的) 的自我催眠暗示口頭禪。如 - 對症下藥、有病睇醫生取藥食,疾病檢查以為是健康檢查,部份行為健康例如運動潛意識以為就是個人整體健康。忘了最大的破壞個人健康毒素(壓力荷爾蒙/交感 神經系統激活)是每個人自己思想少練習更健康令自己身體製做出來的。

     3) 練習正面心態正面情緒驅動找醫生找更健康。

     4) 接受身體健康正常,但想更健康。

     5) 認識更健康主要是練習心態。見醫生練習健康心態,不是被環境氣氛再催眠練習疾病之道。認識世事身體內外人事物常變, illness 正常, Dis-Ease心不安才是疾病。

      6) 克服人性弱點,認知偏差,醫療信息病毒入腦,過去經驗。留意不要以偏(只身體醫學治療或只信心治療)概全(身心方法共用) ,人性弱點之人。

 

(B) 想家人更健康?

    如以上,練習提昇家人心態。

 

(C) 社會想更多個人健康??

要接受廣義醫學醫生(身心醫學,bio-psychosocial model,提高人體自身素質為目的,)。否則更多狹義醫學醫身心分割身體病醫生(疾病之道專家)只會令人留在疾病之道。

      廣義醫學 永遠不會為所有大眾接受,只直接幫助部份open mind 的人。但可逆轉潮流如英國醫學雜誌所言 - 大眾醫學快速傷害身體健康(其實心理正常地不夠健康) 的人 。

 

(D) 社會繼續狹義個人醫學等於社會整體 (經濟、就業、外國關係)公共健康

繼續認為現時醫療制度系統(不等同健康制度)要更多醫院預計更多病人。

更多身心分割醫學醫生應付社會人們心理正常地焦慮(lip service,口頭服務) 引致身體不適,變真假身體病(hospital service,實質服務) 引致的需求

繼續現行大眾狹義醫學制度。大眾醫學繼續快速傷害身體健康(其實心理正常地不夠健康)的人 。